渺茫的歌聲似得

父躡手躡腳,俯身走進船艙,斑斕的夜色下,漸漸多了幾處燈影,迷離的燈影在他臉上層層疊疊地,變換著不同的顏色,父親知道,這一場荒誕不經的愛情,是時任縣長的阿公一手造就的,故父親對母親一向舉止有禮,洵洵儒雅,也少有溢美之詞。既然不愛,又何必自作多情?“阿秀,睜眼”母親輕啟雙眸,一輪月光在她剪水般的雙瞳中雀躍,那是一件火紅色外衣,一大串紫羅蘭在左胸前泫泫欲泣,開的正豔。86年新款,168塊,是百貨大樓的…

続きを読む